《周易》与肉身,身与心的关系,孔子和老子如何看待

2021-05-03 17:50南明子

西方人说“肉身”,古人称为“身”;西方人说“灵魂”,古人称为“心”;本质是一回事,翻译的问题,语言、文字混乱的结果。身与心,是两个不同的事物,是可以分开的,故有成语“身在曹营,心在汉”,现代人说“身心健康”,毛泽东说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,意思是净化人心,强健身体。


《列子》记载,孔子与颜回对话,“修一身,任穷达,知去来之非我,亡变乱于心虑,尔之所谓乐天知命之无忧也”,人的生死、富贵、穷达,是相对肉身而言的,是老天爷决定的。老天爷让人出生,人不得不出生;老天爷让人死,人不得不死;肉身的决定权,在老天爷,而不在我,老百姓常说“人的一生,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”,《圣经》和《古兰经》说,“人的命运,是上帝(真主)安排的”,本质是一回事。但这个肉身并不是我,真正的我是“心”,是“灵魂”,唯有修身修德,是自己能决定的。明白这个道理,就能乐天知命,没有忧患了。


《论语》孔子曰,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”,杀身成仁,只是肉身死亡了,心还在,故能成仁,孔子是在说身后事。《道德经》老子曰,“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。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”,人有生死的忧患,是因为有这个肉身。等到我没有肉身了,我就没有忧患了,老子是在说成道之事。孔子和老子,本质上,说的是一回事。


《周易》孔子曰,“乐天知命,故不忧”,易经预测,能够未卜先知,二十四史很多记载,一卦预测几十年,甚至几百年。古人常感叹“人生如梦”,人生在世,本质就是大梦一场,既真实,又虚幻,虚幻的多,真实的少。人每天睡眠做梦,知道是梦,是虚幻的,但不知道醒来时,进入了另外一场大梦。


—辛丑年、壬辰月、辛亥日、丁酉时,南明子作于寒草堂